正文部分

自己这次选错了对象

天痕耸了耸肩膀,“有什么不可以么?现今社会中,各种保全工作全部有科技来完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偷到东西,证明你有着常人无法相比的能耐,我喜欢有本事的人,我们在一起自然能够相互促进。始终在中霆城中混下去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只能是个小偷。我想,在你心中也一定有向往的生活,为了这个向往,你为什么不赌一把呢?虽然你长的不丑,但我还不至于把你当男妓卖了吧。现在你可以选择了,你说的对,没有谁能拥有支配别人自由的全力,我曾经被限制过自由,深深感受过那样的痛苦,所以,我不会凭借比你强的实力来限制你,现在,你自己可以选择了,如果你还要走,我不会再阻拦。”风远哼了一声,连一丝犹豫都没有,转身就走。天痕看着他逐渐远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看来,自己这次选错了对象,既然理念不同,就算勉强将他带在自己身旁恐怕也没有什么好处。算了。想到这里,大脑连通手上的生物电脑,再经过胸口处那庞大的数据存储,寻找到中霆城中运输码头的方位,刚准备用飞行术离去,却看到那个远去的背影重新放大。是的,风远又回来了,一脸郁闷之色的走了回来。天痕微笑道:“怎么?你决定要跟我走了么?”风远看着天痕,抬起右手,用大拇指向自己身后指了指,“如果你能再帮我解决了这次麻烦,我就跟你。”天痕这才注意到,从风远背后几百米处的拐角突然跑出来十多个人,从他们身上的穿着很轻易的辨认出,这些人绝非善类。但他们手上到没拿着什么违禁的东西,只是些最实用的打架工具,砍刀和棒子。“看来,你在这里生存也挺不容易的,毕竟有那么多敌人。”天痕轻笑一声,身形一闪,已经将风远挡在了自己背后,此时,那群混混距离他们还有一百米左右,“你的风系异能最多只有一级的样子,仔细看着,异能是我们最大的法宝,足以媲美任何科技产品。”天痕在风远灼灼的目光注视下冲了出去,风远清晰的看到,在天痕身体周围一尺左右的地方,空气完全是扭曲颤动着的,以天痕的速度,很快就与对方接触了。首先迎向他的,是两把砍刀加一根棍子。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那扭曲的空气更加剧烈的颤动了一下,攻向天痕的器械竟然全都滑到一旁,而天痕的右腿如同鞭子一般简捷有力的踢在其中一人的胸口上。并不需要使用宇宙气,单是天痕肉体所蕴藏的爆发力,也不是这些混混们可以承受的,被他踢中的那人身体像一条破麻袋似的抛飞,直接飞到五米外,捂着自己的胸口在地上打滚,看那样子,一时半会儿是爬不起来了。天痕的动作同他的速度完全成正比,在那个被他踢中的混混从飞起到落地这短短的时间中,他已经异常简单的又踢出两脚,并利用手、肘共发出了六次攻击。在速度完全不成比例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悬念的,这群混混已经倒下了一半。天痕身体突然向后飘退,双手向前平伸,先前被他击倒的其中两人被他用空间系异能直接摄起,挡住了其他混混的路,“我想,没必要再动手了吧。风远是我的兄弟,不论他怎么得罪了你们,今天的事我接下了。识相的,带着你们受伤的人立刻离开,否则,就一起躺在这里。”混混向来是欺善怕恶的,他们刚才根本没看清自己的同伴是怎么被天痕放倒的,此时眼看着面前虚悬于半空却无法挣脱的两名同伴,顿时没了主意,但也再没有谁敢向天痕发动进攻了。天痕随手一抛,将那两名混混扔了过去,转身走回风远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楞着了,我们走。”风远低下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是答应一声,就跟在天痕身边向前走去。那些混混只能在后面呆视着,他们可没有追上来的勇气,单是天痕离开前眼中闪烁的冷光,已经足以令他们心凉了。一边向前走着,天痕问道:“风远,你在想什么?”风远道:“真没想到,原来那种能力居然能起到如此强的作用,天痕,我以后一直都跟着你,但你必须要教我怎么把那种能力练的更强。”天痕笑道:“变得更强后,就不用怕偷东西时被别人抓了吧。”风远脸色一红,道:“别把我想的那么龌龊。要是力量足够强大,鬼才愿意去偷。虽然我偷的技巧很高。其实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东西是我偷的,不过,在整个中霆城似乎只有我这么一个小偷,所以他们才会找上我。我真是冤枉啊!”天痕眼中一亮,道:“这么说,你的偷技非常厉害了?”“那当然,恐怕整个宇宙联盟也没有几个比的上我的。”说到这里,他突然像泄气的皮球一般,颓然道:“不过,现在很多东西都用科技手段存储,根本偷不到什么值钱的。否则,我也早就远走高飞了。你那空间异能真强,我什么时候能达到你那样的境界?”天痕苦笑道:“其实,我一点都不强,看你的样子,本身似乎早就知道风系异常能的存在了,先说说你的情况吧,我也好尽量帮你。”风远道:“确实,在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就感觉到你说的风系异能,最初时,我只是感觉到自己与风非常亲近,就算是很大的风,对我也没有任何威胁似的,心中始终会有一种异常的感觉,但那种感觉却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直到这两年,我才能控制了一些,但你也看到了,所能产生的威力根本保护不了我自己。”一边说着,他集中精神,右手轻挥,顿时一个极小的旋风出现在掌心处,力量虽然非常微弱,但也能够带动周围气流。天痕道:“异能进步是需要历练的,我修炼的时间也并不长,但我能感觉到,只有在面对各种困难的情况下异能才能更快的进步。风远,你练过宇宙气么?”风远一楞,道:“那玩意儿有什么用?难道你刚才用的是宇宙气?”天痕道:“当然有用了,而且用处还非常大,如果你想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更好的利用你的风系异能,就必须先要将宇宙气练好。”风远轻叹道:“你也知道,普通人根本得不到宇宙气的修炼法门。那是只有高等学院和一些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学到的。想学又有个屁用。”天痕向风远做出一个鄙视的手势,“本来以为你挺聪明的,原来这么笨。虽然你没权没势,但还有我这个朋友嘛,宇宙气第一阶段的修炼法门就算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吧。”风远楞了一下,看着天痕道:“你就这么相信我?我可是人见人厌的小偷。”天痕有些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唧唧歪歪的干什么?我不是说过不在乎你的身份么?我还是从贫民窟中走出来的呢,那又有什么?走吧,我们去运输站,路上我给你讲讲关于咱们异能者的事。既然愿意把你当成朋友,自然会帮助你。”天痕想利用风远,风远又何尝不想利用他呢?但当风远听了天痕这句话的时,心中却产生了一种别扭的感觉。他是个孤儿,小时候本来被人领养了,但后来那对夫妇都死了,也没留给他什么,七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在社会上混迹,一直到现在。除了童年时的父母以外,几乎没有人会真诚的对待他,他能感受的出天痕话语中的诚意,虽然有些戏谑的成分,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资料但他的每一句话中都包含着真诚。正是这分真诚, 白小姐必选一肖逐渐敲开了风远的心。空中翔车飞舞, 白小姐中特网四肖选一肖天痕没有向风远隐瞒圣盟的事,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将圣盟在整个银河联盟中的地位,以及分级制度完全告诉了风远。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对异能的一些理解,听了他的解释,风远对异能的了解增添了许多。“天痕,我们到运输站去干什么?难道你想去别的星球不成?”天痕笑道:“那有什么不可以?在中霆城和你在一起,我都快成你的保镖了。”确实,这一路行来,他又帮风远足足处理了三拨追杀者。“我想去一个叫明黄星的地方,听说那里的圣盟掌控者擅长的就是空间系异能,如果能像他请教一些,对我的修炼必然会大有好处。”风远有些不满的道:“你到是能找到人教了,那我怎么办?你可说过,要帮我增强实力的。”天痕嘿嘿一笑,道:“当然,增强实力是没问题的。不过,你要从基本的练起,刚才我已经向你解释过宇宙气的特殊性了,想更好更快的提升你的风系异能,你就必须先将宇宙气修炼到一定程度才行。等你的宇宙气足以支撑异能修炼了,我争取也给你找位老师。哎,说实话,到现在我也只是一相情愿而已,人家明黄星那位掌控者很有可能连正眼都不看我,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能出外游历也是好的。”风远突然警惕的看着天痕,道:“你不会打我的主意吧,我身上可没什么钱。”天痕先是楞了一下,转而好笑的道:“你这不是欲盖弥彰么?放心,我不会要你钱的,怎么说我也是圣盟的操纵者,虽然还是见习的,但这个名头还有一定的作用。不论在哪个星球,应该都能混口饭吃。”风远似乎松了口气,道:“记住你说的话,没钱可别管我要。”天痕看着风远,就像看怪物一样,风远被他看的全身都有些不自在,“看什么?没见过我这么帅的帅哥么?”天痕摇了摇头,抓住风远的肩膀道:“看来我们真应该是天生的朋友,为什么你的吝啬和我都这么像。”风远先是一呆,紧接着,立刻向天痕比出中指,“靠——”天痕发觉,同风远在一起自己一点也不会感觉到寂寞,从某些角度来说,他们确实很像,都有着最底层的身世,在懦弱的表面下,同样埋藏着一颗渴望实力的雄心,甚至连吝啬这个缺点都那么相象,虽然认识时间还不长,但天痕已经不后悔当初救风远了。“小风,我真怀疑,如果没有我的话你怎么在中庭城生存下去。”天痕感受着周围的压力,看着那四名分别从不同方向缓慢接近的黑衣人,无奈的叹息道。风远嘿嘿一笑,道:“老大,又要看你的了。以前我自然也是有办法的,小弟原来的外号叫泥鳅,是滑不溜手的那种,现在有了大哥你罩着,自然就用不着跑了,显示你勃发英姿的时刻又到了。”天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小子,只有在面临危险的时候才肯叫自己一声大哥。接连轻松的应付了几波混混,令天痕产生了一丝大意,眼看着周围四名黑衣人的接近,并没有太在乎。眼中流露出一丝锐利的光芒,等待着黑衣人接近到身前后再给他们雷霆一击。突然间,天痕感觉到自己脑海中一凉,周围空旷的街道突然显得阴气沉沉。这里距离运输站只有两条街道左右的距离,为了超近路,他和风远选择的是运输站后面的小路,周围空旷的根本没有什么人,而这四个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就显得份外诡异。四名黑衣人的装束完全相同,身上是紧绷而笔挺的黑色制服,头上则带着同色头盔,手中并没有拿任何武器,就那么一步步向天痕和风远走了过来。天痕突然注意到对方的手,四名黑衣人的手都非常相象,白皙而修长,晶莹的双手几乎没有一丝瑕疵,公式专区但是,看到这样的手却令天痕心中警惕大为增加,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清楚的意识到,这四个人所带来的威胁绝不是以前的混混们可以相比的。低声向风远道:“用我给你那根激光鞭,自己小心点,这几个人恐怕不好对付,你哪儿来得这么强的仇家。”“他们很强么?我怎么不觉得。”风远有些纳闷的看着天痕。“笨蛋,难道你感觉不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么?”正在这时,四名黑衣人突然在他们身前二十米外停了下来,锐利的目光从头盔中透出,正前方的黑衣人用森冷的声音道:“你们谁是圣盟的人?”天痕心中一紧,从声音中,他根本听不出对方的年纪,但当对方说到圣盟两个字时,语气中明显带出一丝不屑,既然对方连圣盟都不在乎,恐怕这回真正的撞到铁板了。心中虽然有些忐忑,但天痕表面却不露任何声色,“你们又是什么人?找风远的麻烦么?他欠了你们什么?值得如此兴师动众的。”“哼。”冰冷的声音宛如实质般同时震撼着天痕和风远的脑海,光芒一闪,其他三名黑衣人没动,仅是正面的黑衣人向他们扑了过来。天痕此时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暗想,现在也只能拼一拼了。如果能扑杀一人,至少可以减弱对方的实力。到了这个时候,他根本顾不上留手,速度瞬间展开到极限,右手反握住合金匕首,从正面向对方冲去。黑衣人轻咦一声,显然对天痕的速度很惊讶,在他发出声音的同时,他的手也迎上了天痕的攻击。天痕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全身一空,周围的气息同时变得无比阴冷,这是同水系异能完全不同的阴冷,这种冷,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周围突然变得一片漆黑,在狞笑声中,仿佛有无数骷髅骨爪向自己的身体抓来。这一刻,天痕明白了,对方根本不是什么混混,而是欧雅夫人一再警告他不可轻易接触的黑暗异能者。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多想,立刻发动了自己空间系异能撕裂的能力。周围的空间完全变得扭曲起来,在天痕增强后的宇宙气全力催动下,将那些骷髅骨爪绞成了粉碎,伴随着怒喝声,天痕合身穿出黑雾,惟恐对方追击,身体在半空中变换了三次方位。“原来是一个半吊子的空间系异能者,除了速度还可以以外,其他的简直是给空间系异能者丢人。”天痕喘息的落在风远身旁,刚才虽然挣脱了对方的黑暗系异能的束缚,但却耗费了他大量的异力。毕竟他的异能只有三级,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已经非常不易,如果不是依靠着本身还算强大的宇宙气,单是刚刚这一次,他也无法冲破对方的阻碍。风远此时也意识到了不妙,拉了拉天痕的衣服,低声道:“老大,要是顶不住,我们就跑吧。你速度那么快……”天痕苦笑的摇了摇头,道:“这次他们的目标恐怕是我,你不要轻易动手,如果有机会,你就自己一个人溜吧,就当从来都没有见过我。”跑?怎么跑,对方有四个人,至少也都是黑暗操纵者级别的,恐怕能力绝不在十级之下,这些黑暗能力的拥有者已经封锁了各个方位,就算他们的飞行术比不上自己,在异能的绝对差距下,也不可能让自己跑掉的。“我就说,圣盟的人怎么会轻易落单,而且明目张胆的使用异能,原来是个菜鸟,还让我们劳师动众的跑了一趟。”黑衣人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似乎感觉到天痕和风远不会有任何威胁,其他三名黑衣人迅速汇合到先前动手的黑衣人身旁,其中一人道:“你也别抱怨了,至少抓到个空间异能者,多少也算是点小功劳。毕竟,空间系的比较少见,先把他们弄回去吧。”天痕见对方将自己二人当成俎上鱼肉般轻看,心中不怒反喜,平静的道:“各位,能否让我这朋友离开,我知道你们是冲我来的,我跟你们走就是了。”他并不是有多好心,但他知道今天自己肯定是跑不了的,与其两个人都陷在这里,还不如跑一个是一个。“哼?凡是知道我们身份的人,还没有能活着离开的。那小子是圣盟的还能多活一会儿,既然不是,留着他也没用,老四,把那小子做了,做的干净点。”黑光一闪,一名黑衣人已经扑了出来,完全无视天痕的存在,他的目标就是风远。风远手中黄光一闪,激光鞭快速的向前挥出,同时,左手上出现一个小旋风,大喝道:“等一下,我也是圣盟的异能者,我跟你们走就是了。”正准备动手的天痕楞了一下,看着已经逼近身前却停滞在半空中的黑衣人,突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渺小,三级异能,在异能者中确实是太弱小了。“你这也算是异能?”那黑衣人看着风远手中那可怜的小旋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风远赔笑道:“是,是,小的这点水平怎么能和几位相比呢?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未足岁的儿子,几位大爷是不是能网开一面,……”天痕听到风远口中的万金油,真恨不得将这小子打晕了,他这套伎俩根本是没有任何作用的。黑衣人饶有兴致的看着风远,听他把万金油说完才道:“你家里有什么同我又有什么关系?好,看在你令我很开心的份上,就把你也带回去,听候侯爵大人发落。”黑色的气息没有任何预兆的充斥于天痕和风远身体周围每一个空间中,天痕心中一动,身体快速靠近风远,将空间系异能迅速收回,将自己的黑暗异能充斥在皮肤表面上。黑色雾气瞬间侵袭过来,惊慌中的风远打了个哈欠,就那么软倒下去,竟然似乎是睡着了。天痕的做法非常正确,那黑色的雾气在他本身的黑暗系异能作用下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看到风远的样子,赶忙有样学样的软倒在地,机会,是需要等待的。他相信,这群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也不可能时刻都保持警惕。黑色光芒散去,那被称为老四的异能者哈哈一笑,道:“大哥,怎么样?我这催眠术使的比以前更熟练了吧。”先前动手的黑衣人哼了一声,道:“得意什么,赶快带他们离开。别忘记,欧雅那贱人也并不好对付。侯爵大人的命令你忘记了么?”听自己的大哥提到侯爵二字,老四顿时全身一颤,双手分别抄起天痕和风远,并没收了风远的激光鞭。四人同时展开身形,几乎是贴着地面快速的飞行起来。天痕不敢睁开眼睛,感受着风远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断用宇宙气调节着自己的状态,与其保持一致。虽然眼不能看,但听力并没有失去,他发现这些黑衣人移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似乎只有二分之一音速的样子,而且经常会很大程度的改变方向,弄的他现在也有些迷糊了。候爵大人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黑暗系异能者的称呼?这似乎是在古时代,西方才有的称谓吧。看样子,那侯爵应该比这几个异能者的实力要强。这四名异能者应该同廖恩老师的修为差不多,似乎也只有先到他们的巢穴中自己才有可能寻找到机会。或许是因为自己也身具黑暗异能,天痕对这些黑暗系异能者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怨恨,现在,他并不希望欧雅夫人出现来救他,因为,一旦这些黑暗异能者被发现,恐怕在欧雅夫人面前就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了。他可并没有把握自己的黑暗异能不会被欧雅夫人发现。一股潮湿的霉气扑鼻而来,天痕听到了微弱的流水声,周围有些腐败的气味令他很不适应,心中暗想,难道这些黑暗异能者就生活在下水道中不成?失重的感觉令天痕的心突然升到了嗓子眼,如果不是被那叫老四的黑暗异能者扛在肩膀上,此时他恐怕早已经睁开眼睛了。下降,持续的下降,天痕的心跳不禁有些加快,幸好那老四全神催动着自己的飞行术,才并没有发觉。身体一震,老四终于脚踏实地了,他似乎也有些放松了似的,长出口气,继续快速的前行着。天痕努力的记忆着先前所经过的环境,拿耳朵当眼睛来用,他还是有些不适应。终于,又过了两分钟,前行的速度减慢下来,再不会有因为前冲而产生的风声,叮当声响起,似乎是金属的碰撞,全身一震,如同腾云驾雾般被扔了出去。一震疼痛传来,幸好有宇宙气护体,否则,恐怕天痕已经痛叫出声了。很显然,他是被那个叫老四的家伙扔在了地上。“老四,给他们两个下个禁制。”那大哥的声音响起。“老大,不用了吧。这两个小虾米能翻出什么风浪来。”老四有些不满的答道。“哼,小心驶得万年船,你忘记他们手上有生物电脑了么?要是不用咱们的能力封住,一旦引的圣盟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找来,后果难道你来负?”老四不敢再说什么,天痕只觉得全身一震,一股阴冷而霸道的气流冲入自己体内。他没敢直接抵抗,那股气流瞬间传遍全身,将他的宇宙气完全封死,其封印的效果,比起当初廖恩为了限制他能力的封印还要强上许多,现在,他连一个手指都动不了。关门声响起,从声音的角度来看,这扇门显然非常沉重。天痕没敢动,他小心的催动着自己体内黑暗系异能,先前在那禁制的力量进入体内之时,他已经用自己的黑暗系异能护住了最主要的经脉,隐藏了空间系异能和部分宇宙气。此时,才宇宙气的作用下,融合后的两种异能开始发挥了作用。空间系异能的撕裂,加上黑暗异能的腐蚀,同时向体内禁制发起了攻击。天痕的做法很聪明,他的实力远不及那老四,所以并没有与体内禁制硬碰,那老四显然很看不起他,禁制虽然强大,但却不够仔细。天痕的做法很简单,利用自己两种达到三级的异能,一点一点的破除禁制最薄弱的地方,渐渐的同自己体内其他地方的宇宙气相沟通。空间系异能最擅长的就是破除禁制,再加上与禁制同属性的黑暗异能,天痕行动起来竟然异常顺利,他惊讶的发现,那些禁制不但被自己逐渐破除了,而且还有很小一部分转化成了自己的力量,自己的黑暗系异能竟然在一点一滴的强大着。当天痕重新沟通了自己的生物电脑时,发现距离被擒时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他刚想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情况,却听到了清晰的脚步声,赶忙用那奇妙的宇宙气帮自己调整到同风远同样的状态,惟恐露出马脚。他可不希望前功尽弃。门开,没有人说话,天痕只觉得身体一震,胸腹部再次被坚硬的肩膀顶住,伴随着脚步声,他已经离开了先前的房间,同样的,风远也被另一个人扛着,走向他们未知的命运。当天痕在一次被扔在地上的时候,周围的阴森之气明显增强了许多,只听那老四的声音响起,“侯爵大人,他们就是今天刚抓回来的圣盟操纵者。”一个庸懒的声音响起,“就是他们啊!老四,我发现你办事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仅仅是听到这个声音,天痕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竟然有沸腾的趋势,这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声音中充满了强大的诱惑力,如果不是他意志足够坚定,恐怕已经忍不住要睁开眼睛了。

  西班牙当地时间4月6日,马德里公开赛的组织者宣布,将在4月27日至30日在网上举行一届虚拟的公开赛。届时,现实世界中的网球运动员将把手中的球拍换成电子竞技比赛中使用的控制器,通过线上比赛的方式赢取奖金。此外,组织者还倡议获胜球员捐出部分奖金,以资助那些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需要帮助的底层职业球员。

,,香港六合平特一码

Powered by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