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天痕赶忙道:“妈

老马里焦急的房间里走来走去,虽然房间并不大,除了厨房和卫生间以外只有两个十几平米的卧室,整套房子虽然连大厅都没有,但这已经足以让马里和他的妻子麦若满意了。毕竟,他们已经离开了贫民窟。在这里,他们可以看上电视,有钱买一些不是营养剂的食物。焦躁的心情已经在马里和麦若夫妻心中产生了三个月。按照正常情况他们唯一的儿子已经应该回来了。可三个月过去,却没有一点消息传来。宁定城的通讯极不发达,几乎与外界隔绝。恩人所给他们的钱也只够基本生活的,他们想去中霆城寻找儿子,但根本付不起昂贵的车费。他们只能等,焦急的等待。老马里今年五十七岁,麦若也有五十五岁了,在银河联盟正常社会中难见的苍老已经出现在他们身上。“马里,我回来了。”麦若的声音随着开门声传来。马里焦急的走过去,看着自己的妻子道:“怎么样?”麦若脸上流露出一丝难见的欣喜,“她答应了,圣女已经答应帮我们去寻找儿子。她说她能找到通讯工具联系到中霆城那边。或许,我是说或许,明天我们就能得到儿子的消息。”兴奋同样出现在马里脸上,“真的么?这真是太好了。圣女是上天赐给我们贫民的,明天我要去感谢她。”“圣女是谁?”马里和麦若一直期盼的声音在他们耳中响起。二老同时心神大震,目光投向门口处。天痕将门关上,看着苍老的父母,眼睛不禁湿润了,“爸,妈,我回来了。”麦若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几步走到天痕身前,看着儿子身上那整洁的制服,一直虚悬的心终于能够放下,“阿痕,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怎么回来的这么晚。你想急死我们么?”天痕搂住母亲的肩膀,低声道:“妈,对不起,因为学院的一些事情耽误了回来的时间。不过,我已经毕业了,是优等生。”天痕知道,父亲和母亲都非常珍惜自己能够到中霆综合学院学习的机会,自己的好成绩总能令他们开怀。果然,马里和麦若的脸上顿时流露出笑容,马里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路上辛苦吧,赶快到进屋吧。”麦若从一个不大的冰箱中取出一直舍不得喝的果汁递给儿子,“这回回来你就不会走了吧。妈妈实在不习惯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马里的焦躁早已经当然无存,哈哈笑道:“老婆,你尽说些傻话。阿痕好不容易毕业了,自然要到大城市中去工作。我们也可以跟着他享享清福,彻底摆脱贫民窟了。”看着母亲有些失望的眼神,天痕赶忙道:“妈,你放心,就算要离开,我也会多陪伴你们一些日子的。你们怎么不听我的多练练宇宙气,您和爸的白发又多了。”麦若眼中恢复了一些神采,“傻小子,我和你爸已经老了,我们只愿意看着你一天天长大。至于那宇宙气,我们都练过,但却怎么也练不好,后来索性就放弃了。你是做公共翔车回来的么?从中霆城回咱们这里要经过几个中转站?”天痕一愣,公共翔车和中转站这两个名词从母亲口中说出让他非常惊讶。对于这些不属于宁定城的事物母亲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以前自己曾经说过么?可是每次回来的时间都很短暂,虽然也曾经谈论过一些外面的事物,但父母都对那些不怎么感兴趣。“妈?您怎么知道有公共翔车的?”他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麦若有些得意的道:“我当然知道了,你爸也知道。不但如此,我们现在可不是以前什么都不懂的贫民了,对于外面的世界也了解了许多。”天痕似乎明白了什么,微笑道:“一定是达蒙老师跟你们说的吧。”马里道:“不,恩人没有说过这些,教导我们这些的,是圣女,明天你跟我一起去见她,好好感谢一些人家,本来今天我还让你妈去向她求助呢。”由于达蒙对天痕一家的帮助,马里和麦若一直坚持称他为恩人。“圣女?”天痕第二次听到这个称号,“哪里来的圣女?”麦若叹息一声,道:“圣女是你上次离开不久后就来到宁定城的。上天并没有抛弃我们这些贫民,所以她来了。她教导了我们许多以前不知道的知识,免费给我们当老师,贫民窟的人们已经将她像远古传说中的神仙一般看待。”教导?老师?天痕心中翻起若干疑问,难道这位“圣女”同自己的想法一样么?但她却做了自己无法做的事情。教导如同白纸似的贫民有多么困难天痕可以想象的到。“爸,您是说这位圣女老师教了你们很多东西?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马里有些不满的道:“没有为什么,圣女只是来帮助我们的,她不收取任何报仇,我们这些贫民也没有什么值得她用心机的地方。她的教导简单易懂,或许那些在你眼中都是最基础的,但我们却学的非常有兴趣。圣女教会了我们许多东西,她告诉我们,贫民并不是没用的,我们同普通人一样,都可以有自己的世界。她将新鲜事物一件件带到我们身边,我们要感谢她,赞美她所做的一切。你还记得以前的贫民窟么?那时候,每个人都了无生气的生存着,甚至有许多人在期盼着死亡的来临。但自从圣女到了这里以后,贫民中再也没有发疯的,没有自杀的,每天圣女为我们讲课的时候就是我们最快乐的时间,每天有了期盼,我们的生活已经不是那么无聊了。”天痕楞住了,仅仅一年时间,贫民窟竟然改变了这么多。心中升起渴望,他非常想见见这位圣女,想看看她凭什么有这么强的魔力竟然可以令贫民们变化。她给贫民带来的不仅是生的希望,对未来的憧憬,那甚至是信仰啊!麦若有些责怪的瞪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儿子刚回来,你不让他休息一会儿,说这么多干什么?说起来,我们家阿痕也是从贫民窟走出去的。说不定啊,圣女还会看上阿痕呢,毕竟,我们的阿痕是那么出色。”天痕看向母亲,问道:“妈,这位圣女很年轻么?”麦若点了点头,道:“当然了,她和你年纪差不多的样子,很美的。明天你一定要跟你爸去见见圣女。你也知道很多外面的事,说不定同圣女还有共同语言呢。”看着母亲要为自己说媒的样子天痕不禁暗暗苦笑,但心中对那位“圣女”的好奇却更强烈了。夜晚,天痕在自己的房间中静修着宇宙气,既然已经回来了,他想尽快找到那冰冷与清凉两股气流,对于异能虽然有了一定的了解,但还并不深刻,好不容易得到的能力,他可不想那么容易就消失了。温和的宇宙气在体内正常的运转着,天痕将精神完全集中在脑部,小心的寻觅着。或许是听到了他的召唤,那清凉的气流出现了,脑海中顿时变的一片清澈,似乎每一条神经都在清凉的气流中得到了滋润似的。松了口气,天痕小心的引导着这股清凉气流随着宇宙气运行,但是,怪异的情景出现了。一股暴戾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天痕突然感觉到自己对杀戮竟然是那么的渴望,所有负面情绪瞬间迸发,侵蚀着他的心。冰冷伴随着清流来到了他体内。清流似乎对那冰冷非常排斥,两股不同的气流开始相互攻击,出奇的是,天痕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倾扎而感觉到任何不适,只有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一会儿恢复正常,一会儿却又充满了戾气。渐渐的,两股气流出现了颜色的变化,清流变成了白色,而冰冷却变成了黑色。黑、白两色不同的光芒不断的彼此敌对着。脑海中灵光一闪,天痕突然意识到,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将难逃毁灭的结局,精神从两股气流的纷争中挣脱出来,进入宇宙气,在温和的宇宙气影响下, 香港内部免费一波中特心神再不受那两股气流的影响, 一句玄机解一肖意与心和, 香港精准平特一肖感受着那与天地融为一体的舒适,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资料宇宙气的运行变的快速起来。开始时,宇宙气还完全控制在天痕的掌握中,但时间不长,天痕的意念已经完全融合到天地之间,他体内的宇宙气充斥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不论是白色的清流还是黑色的冰冷都被宇宙气包裹在内,宇宙气是那么的柔和,对于两种气流它都没有排斥,而只有融合。白气本身的力量要比黑气强了一些,原本即将把黑气吞噬,但黑气却非常霸道,似乎要在白气吞噬它之时完全爆发,但宇宙气的介入却缓和了两种气流的倾扎,他们都多了另一个属性,宇宙气的属性。黑气与白气就像一对仇人,虽然他们似乎并没有太深的仇恨。而宇宙气则成为了中和他们的和事老。将黑气与白气分成两边,黑气与宇宙气融合后降入了天痕的丹田,而白气与宇宙气融合后升入了他的脑海。两种气流的冲突终于告一段落。叮的一声轻响将天痕从天地融合的奇妙感觉中惊醒,“异能等级,三,宇宙气,二段三级。”惊讶的眨了眨眼睛,天痕发现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又是新的一天。一个晚上,仅仅是一个晚上,自己的宇宙气竟然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朦胧中所感受的黑、白二气真的存在,只需集中精神就可以发现桀骜不逊的它们。二者虽然与宇宙气融合在一起,但它们显然并不愿意这样共存着,分别在大脑和丹田两处作祟,宇宙气也只能利用融合勉强阻止住它们。天痕目光一动,试着用空间系异能去召唤身前不远处的一件衣服。但是,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失败了。空间系异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失去了作用。大脑和丹田两处同时传来刺痛感,大脑仿佛被什么东西撕扯着,而丹田则变得冰冷。尽量让自己放松一些,天痕不敢再去想这两团气息,因为,当他想到脑海中的白气时就会充满了愤怒,而想到黑气时,心中更是升起了杀戮。宇宙气,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天痕将精神集中在体内无处不在的宇宙气上,那两种负面情绪顿时减弱了许多,不适感虽然依旧存在,但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突然想到了什么,天痕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如坠冰窖。他很清楚,也经过廖恩的证实,现在的白气,也就是原本的清流,就是空间系异能的能量。可是,那与之对抗的黑气是什么?难道,难道那是黑暗系异能?想到这个可能,天痕的心颤抖了。虽然他很冷静,但在面对自己的猜想时,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廖恩说过,当一个人拥有两种异能时只可能发生两种情况,其一,是两种异能在不排斥的情况下共同存在,虽然力量会比同级的异能者强一些,但却很难修炼到十级以上。而另一种情况则更为可怕,当两种异能相互排斥时,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爆体而亡。自己的空间系异能同黑暗系异能已经在相互排斥了,难道自己就要死了么?其实,天痕并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运。黑暗系异能在整个异能世界中绝对是个异类。它与光明系异能是绝对的死敌,如果这两种异能同时出现在一个身体中,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会立刻发生剧烈的爆炸。同时,黑暗系异能也同水、火、土、风四种异能排斥。代表着自然之力的四种异能对黑暗系异能不会有任何妥协。而空间系异能则是全部七种主体异能中最中性的一种,对于其他异能虽然不会轻易接受,但也不会有太强烈的排斥。异能其实都是天生就有的,只是除了像蓝蓝那样一出生就拥有异能的特殊天才以外,都需要经过后天的引导才会出现。天痕的空间系异能是在急切的心境下引导出现的。而他本身也同样具有着黑暗异能的潜质。当再次面对莲娜,新闻资讯心中的负面情绪终于将这潜藏很深的黑暗异能引导而出。空间异能虽然不会绝对排斥黑暗异能,但也不愿意自己所占据的主体多出一个分享者,而黑暗异能则更为霸道,自然就出现了相互对抗的一幕,但它们之间的对抗却并不强烈而已。即使如此,如果没有经过三个月的强化训练,天痕的身体也早已经无法承受了。“阿痕,起来吃饭吧。然后我带你去见圣女。”老马里的声音响起。天痕只觉得身体已经被汗水浸透,并不是因为疼痛,更多的是因为恐惧。生命中的色彩刚刚出现,他绝对不愿意就此终结。勉强起身,道:“爸,我先去冲个澡,然后吃饭。”在热水的刺激下,天痕的身体舒服了许多,体内那两股不同的气息在宇宙气的调和下渐渐平静了。松了口气,虽然他知道事情并没有结束,但暂时也只能不去想它。吃过不算丰盛但很精致的早餐后,天痕向母亲道:“妈,把您的身份卡给我。我毕业时因为是优等生,学院奖励了我一千宇宙币。您留着用吧。”麦若一楞,道:“还有奖励?一千这么多啊!你怎么没有还给恩人。”天痕苦笑道:“还了,可是达蒙老师他不要,我已经想好了,等我赚多些,在凑够我们欠老师的一起还吧。有这一千宇宙币,也够你们二老过一年的了。”马里笑道:“何止一年,我们在这里根本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只需要交一些与房子相关的费用,一千币足够用上好几年了。看来,我儿子会越来越有出息。”麦若道:“阿痕,你不用都转给我,自己也留下一些,以后你去大城市找工作也需要用钱的。别苦着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感受着母亲的关怀,天痕眼中一热,点了点头。马里带着天痕出了居住的大楼,先到划卡的地方经过身份确认后转给麦若八百币,这还是在马里的一再要求下天痕才留下了二百。贫民窟从表面上看同以前并没有区别,但当天痕看到贫民们的时候,果然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以前的贫民,都是眼神空洞了无生气的样子,只有一些孩子能够自己找一些乐趣。但现在却完全变了,每一个人仿佛精神都很足似的,他们的目光洋溢着喜悦和期待,仿佛在期盼着什么。远远的,天痕看到一座高台,高台有二十米左右的样子,以高台为中心,四周围满了周围居住的贫民,他们的目光都向上仰望着。天痕抬头看去,只见那并不宽阔的高台上站着一个女孩子,她摆弄着高台上的简陋仪器,似乎是个扩音器之类的东西。看到这个女子,天痕不禁有些失望,她并不像母亲所说的那么美,同自己以前的女友莲娜,或者是刁蛮任性的雪梅相比,她要逊色许多。白皙的肌肤,中等身材,看上去有些单薄,淡蓝色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微微的飘摆着,她的容貌很平凡,但脸上却始终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目光中的柔和即使距离这么远,天痕依旧能感受的到。原本,天痕还曾想到这个女孩子有什么居心,但当他真正看到她的时候,却打消了这个想法,是少女眼中那柔和的光芒改变了他的看法。“爸,台上的那位就是您所说的圣女么?”天痕压低声音问道。老马里有些崇敬的目光落在那少女身上,“是啊!就是她。怎么样?她是不是很美?”天痕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台上的少女道:“好了,我们要开始上课了。大家请保持安静,谢谢。”她的声音像她的目光一样柔和,如同和煦的春风般温暖了每个人的心,周围突然变得寂静了,那原本效果并不是很好的扩音器在安静的环境下将那柔和的生意传的更远。天痕刚想仔细的听听那少女会讲些什么,大脑和丹田却同时传来危险信号,比清晨时要剧烈数倍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天痕脸色剧变,忍不住痛哼一声,在安静的环境下,他的声音是那么明显,引来了贫民们有些愤怒的注视,在注视的光芒中,也包括那一道柔和而有些关切的目光。剧烈的痛楚如同潮水般刺激着体内每一根神经,天痕再次痛哼出声,身体不受控制的跌倒在地。马里爱子心切,赶忙去拉儿子的手,急道:“阿痕,你怎么了?”但天痕手上传来一股怪异的力量,竟然将他推的向一旁跌去。天痕此时哪里还说的出话,脸色煞白,全身不断的痉挛着,他拼命的想集中精神联系上自己的宇宙气,但却惊恐的发现,除了那剧烈的疼痛外自己已经感觉不到任何东西。随着体内各种能量的剧烈波动,生物电脑也出现了紊乱,异能等级不断的跳动,从一到五来回变化着。神志开始有些模糊了,虽然天痕怕马里担心尽量忍耐着不让自己叫出声,但当那无可抵御的疼痛来临时,又怎么能忍受的住呢?台上的圣女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悯,竟然就那么从高台上一跃而下,身体如同飞鸟一般向下滑翔,如果现在天痕看到她的动作,一定会认出,这是最标准的飞行术。“马里大叔,他怎么了?是不是生了急病?”圣女的到来令周围的人自动闪出一片空地。马里此时已经急的满头大汗,看到圣女,顿时像找到了救星一般,“无所不能的圣女啊!你救救我儿子吧。他昨天才刚回来,早上还好好的,我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怪不得以前没见过他来上课。”圣女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几步,走到天痕身前。蹲下身体,伸手按向天痕的额头。正在这时,天痕的眼睛睁开了,正好与圣女柔和的目光相触。两人的身体同时剧震,天痕看到的,是无尽的深邃,那柔和而温暖的感觉,就像他在与天地融合为一体时的样子。而圣女看到的,是天痕那一黑一白,两只截然不同的眼睛,黑白两色同时出现,交织成一副妖异的画面,那种感觉带来的冲击力是前所未有的。天痕身体的痉挛在圣女的手按上他的额头时突然减弱了,因为,就在他与圣女对视的时候,体内的宇宙气气息竟然被圣女柔和的目光勾起,终于与精神重新取得了联系。以精神控制着宇宙气全力压制黑暗与空间的力量,疼痛感自然减弱了许多。圣女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通过手传来的感觉,她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始终柔和的目光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她深深的注视着天痕,仿佛在犹豫着什么。“圣女,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老马里焦急的询问着。圣女从迷惘中惊醒,轻叹一声,道:“马里大叔,您儿子确实得了急病,请您将他抱到我那里去吧,我尽量帮他。”不但马里一楞,就连周围的贫民们也都愣住了,在他们心中,这位给他们带来生的希望的圣女是那么的纯洁而不可侵犯。圣女就居住在贫民窟中,她住的地方被贫民们像圣庙一样供着。绝对没有任何贫民敢于轻易到那里去,惟恐惊扰和亵渎了圣女,他们都没想到,圣女竟然会让老马里送天痕到她住的地方。虽然大多数人心中不满,但他们对圣女的崇敬也更加虔诚了。天痕判断的很对,在这里,圣女带来的是信仰。对于灵魂空虚的人们来说,信仰的作用是无穷尽的。马里迟疑的看着圣女,“圣女,这真的可以么?”圣女微笑颔首,“不要再耽误了,带着他跟我来吧,我那里比较安静。”转向周围的贫民们,眼含歉意的道:“对不起,由于这位先生突然生了急病,今天的课就先停止了。请大家原谅。”她永远都是那么谦和,周围的贫民们看着她的目光中没有任何杂质。贫民们用行动表达了对圣女行动的支持,他们静静的闪开一条通往圣女居所的路。天痕的体重不轻,老马里身体情况一般,想背自己这个儿子还真有些费力,周围大部分贫民都认得他,经过圣女的感化,他们都知道,帮助,是一种美德。在三名年轻贫民的帮助下,天痕被抬到了圣女的居所。圣女其实就住在贫民窟的中央,她住的地方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一张简易的床以外,甚至连张桌子都没有。而此时,天痕却将这张唯一的床也占据了。圣女向马里等人道:“麻烦几位在外面等候吧,我救他时需要安静。”马里等人对圣女只有盲目的信任,答应一声,赶忙退到了外面。圣女轻轻的将门掩上,背对着床上的天痕,淡然道:“我知道你已经可以行动了,现在我们谈谈好么?”天痕确实已经可以行动了,在来圣女居所的路上,宇宙气终于将黑暗与空间两种异能的波动平复,当他躺上圣女这张床的时候,他就已经恢复了一切知觉。淡淡而纯净的香气传入天痕鼻中,他从来没有闻到过如此纯净的味道,身心虽然在舒爽中,但不知道为什么丹田的黑暗气息却传来了一股极度厌恶的感觉。从床上坐起身,天痕看着圣女那修长的背影,道:“谢谢你。”圣女缓缓转身,她眼中的光芒依然是那么的柔和,“谢我什么?我并没有为你做什么。”天痕看着她那柔和的目光,心中一片平静,微笑道:“是你那融入宇宙的感觉感染了我,才能将体内的异常压住。所以,我当然要谢你。我父母说的很对,你才是最美的,你的美是任何常人所无法比拟的。从你的目光中,我甚至可以看到你那纯净的没有一丝瑕疵的心。”圣女并没有因为天痕的称赞而有什么变化,轻叹一声,道:“我只是想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可是,你知道么?从你我出生之日起,就意味着我们是对立的。”天痕一愣,皱眉道:“为什么这么说?我为什么要和你对立?”圣女淡然一笑,道:“你应该出生在宇宙历三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而我,是因你而生,我出生于宇宙历三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不,我想你搞错了,我确实是三一五年出生,但日期却是六月三日,而不是五月。”天痕看着圣女,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一切仿佛都被她看穿了似的。圣女上前几步,走到天痕身前,她的高度只及天痕的鼻子,虽然在女孩子中已经算比较高了,但站在天痕面前,她却显得那么单薄而娇小。“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能见面,你真的让我很难抉择。”听着莫名其妙的话,天痕心中疑惑大增,“为什么要这么说?有什么需要你抉择的?”圣女拉起天痕的右手,将他的掌心呈现在自己面前。天痕心神一颤,因为圣女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带来了温润的触觉,那似乎是对心灵的触摸。

  原标题:美国“百年老店”内曼·马库斯申请破产保护 

  德甲科隆的比利时中场费斯特拉特周日解释了他接受的一次采访,他在采访中批评俱乐部在3人检测呈阳性后处理方式不当。

,,六姐精选神算网马会资料

Powered by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